元谋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承包地征收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认

2017-12-13 09:30:08 来源: 本站

 原告杨某某诉被告杨某排除妨害纠纷案

——承包地征收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认

 

关键词:出嫁;承包地征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裁判要点

出嫁(入赘)一方自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时起,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随即丧失。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2013)大民初字第304号(201365

基本案情

原告杨某某诉称:原、被告系母子,1986年被告到凤仪镇江西村上门,1988年将户口迁往江西村,在江西村分到了自留地、宅基地。1998111原告与大理镇南门村委会第四村民小组签订了1.4亩耕地的承包合同,承包期三十年。200566原告的承包地被国家占用后,村民小组对原告进行宅基地安置。20113月原告向大理镇南门村委会提出建房用地申请,大理镇人民政府于201265批准原告有权使用集体所有的土地150建盖住房。随后原告提出的建房申请获批,领取了“大镇规(2012XXX号”《乡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并于20121122开工建房。在开工之日,被告和其妻子、儿子突然出现在施工现场,提出该建房用地的一半是属于他的,不许其他人建房,并将石头放到施工队已经开挖好的基槽里,阻止工人施工,双方因此发生争执,原告报警后事情才得以平息。此事大理镇法律服务所和南门村委会组织双方调解未果,原告被迫停工。2013110原告组织恢复施工,被告及家人又粗暴干涉,原告只好再次停工。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对原告建房活动的侵害行为,排除妨害,判令被告赔偿2012 11月222013年4月16开庭当天因其妨害行为给原告造成停工的经济损失16600元(166天×100/天),并承担2013417至法律文书履行完毕之日止,100/天的损失。

被告杨某辩称:原、被告共为一户。因政府修建大凤路征用了原、被告共同承包的集体土地1.4亩,政府及村社集体对原、被告共同补偿安置,被告亲自参与办理了安置手续,原告申请批准的150及东面被告管理使用的土地属原、被告的共同安置地。原告土地上的建房行为系被告姐姐杨某英以原告的名义所为,被告对原告申请获批的150建房用地未主张过权利,而是在150以外管理使用自己的土地,原告的建房面积已经超过了其申请的150,被告对原告的建房活动不存在侵害,不应当承担责任。相反原告为建盖房屋,未与被告商量、未征得被告同意,便把泥土、石头、沙子、砖头等建筑材料倒在被告种植的蔬菜上,给被告造成了损失。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杨某某系大理市大理镇南门村委会四社村民,与丈夫田某某(上世纪九十年代农转非,2004年去世,去世时田某某户口不与原告杨某某为一户)共同生育五名子女:大女儿杨某英、二儿子杨某泽、三女儿杨某华、四女儿杨某新(六岁时被送养)、五儿子杨某。1987年被告杨某与大理市凤仪镇江西村委会大江西三社村民杨位华结婚,婚后双方在凤仪镇江西村居住。1998111原告与大理镇南门村委会第四村民小组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承包了1.4亩耕地,承包期限自1998年至2028年。2005年前述承包地因修建大凤路被征用,原告领取了征地补偿款49000元,后因选择土地安置,原告退还了36000元,此后村集体在南门村四组文献路东预留给原告户“214拆迁安置预留用地”,面积约0.4亩左右。20103月,原告向大理镇、南门村集体等部门提出建房申请。20126月,经村民小组、村委会、大理市大理国土资源所、大理镇人民政府逐级审查批准,同意原告使用集体建设用地150(东西长10.791、南北长13.9),该建设用地位于大理镇南门村委会四社文献路东,占用了村集体预留给原告户安置地靠西的150,预留地内靠东仍有空地。201210月,大理镇人民政府颁发给原告《乡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同意原告报审的施工图,允许原告在大理镇南门村委会四组建设279.85的私人住宅。原告遂与杨某祥签订了《建筑施工合同》,将建房工程包工包料发包给杨某祥,该合同第二条约定:“本工程工期为210天,开工日期为20121120,竣工日期为2013620;如由于杨某祥方造成的工期延误,每延误一天按每天100元计罚,此款在总款内扣除,若由杨某某方造成延误,延误期不计入杨某祥方”。合同签订后,杨某祥开始组织施工,在村集体预留地靠东部分搭建了施工简易房、堆放了石头、红砖等建筑材料,并经预留地东南角的通道出入。同年1122被告到施工现场,认为拆迁安置地自己有一半,故预留地除原告批得的150外,剩余部分的土地使用权属自己,原告则认为征地行为与被告无关,双方遂发生纠纷。2013110,双方在施工现场再次发生纠纷。此间被告曾在预留地靠东部分挖了一条沟,后原告方为方便施工将沟填平。本院受理本案后,于2013415到争议现场进行勘验:整块村集体拆迁安置预留用地东、西两侧为他人住房,南、北两侧为他人耕地,预留地通道位于该地块东南角;原告建房开挖的基槽位于预留地内靠西,靠东为空地,基槽内靠西、靠北堆有石头,空地靠南、北各堆放有一堆石头,北面石堆以东搭建有施工简易房,空地东面堆放有一堆红砖,红砖堆以南为通道,勘验时原告建房工地已停工。原告起诉称基槽内的石头为被告所放置,被告答辩予以否认。另查明,1990918日被告将户口从大理镇南门村委会迁至凤仪镇江西村委会三社,户主杨某增(杨某华父亲)。被告户口迁出后,以原告杨某某为户主的家庭户,家庭成员为杨某某一人。

  裁判结果

  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于200665作出(2013)大民初字第304号民事判决:一、被告杨某不得对原告杨某某按大理市大理镇人民政府审批的《农村村民建房用地审批表》及大镇规(2012XXX号《乡村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确定的用地范围内的施工进行妨碍。二、驳回原告杨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合法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规定,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原、被告原为大理镇南门村村民,户籍登记在同一户,但被告结婚后已到凤仪镇江西村委会居住,并于1990年将户籍迁往凤仪镇江西村委会。自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时起,被告原拥有的南门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随即丧失。待1998年原告与南门村四组签订1.4亩耕地的承包合同时,同户已无其他人口。故被告主张其享有前述1.4亩耕地的承包经营权缺乏证据支持,也未得到作为发包方的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明确认同,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故原告承包的1.4亩耕地被征收后取得的各项征收补偿权利,被告无权享受。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将石头扔入开挖好的基槽内,被告不予认可,对此原告未能提交证据证实,本院对原告的该项陈述不予认可。本案被告虽答辩对原告使用获批的150预留地建房无异议,但提出对剩余部分的预留地享有使用权,根据本案事实,原告取得150土地的建房用地许可后,预留地剩余部分未办理过其他土地使用权手续。集体土地未经审批,他人不得擅自使用,故被告并非剩余预留地的土地使用权人,原告在依法办理审批手续后,取得村集体预留地范围内150土地的用地许可,并经许可建设房屋的行为被告无权干涉,故对原告要求被告停止对其建房活动妨害行为的主张予以支持。被告主张原告的建房范围已超出了所批得的150土地范围,因被告不是预留地剩余部分的土地使用权人,不是该项主张适格的权利主体,对被告的该项辩解不予支持。就原告主张的停工损失,所依据的是原告与施工方杨某祥签订的《施工合同》,该合同第二条约定:“如由于杨某祥方造成的工期延误,每延误一天按每天100元计罚……若由杨某某方造成延误,延误期不计入杨某祥方”,本案中,施工延误的原因与施工方无关,而由于原告与他人因土地使用纠纷而致,根据前述约定,由原告方造成的延误,延误期不计入施工方,故施工方不必然支付100/天的罚金,原告以此条款主张停工损失的依据不足,且本案中原告并未提交证据证实已对其造成任何实际损失,故对原告主张停工损失的主张不予支持。

  案例注解

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农村土地被征用的数量逐年增加,征地款的分配与自己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随之而来的农村土地纠纷随之增多,这类纠纷中的焦点,往往在于如何确认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规定,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现有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未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进行过明确规定。就本案因婚姻嫁娶产生的人员流动,部分高级人民法院就专门为审理此类案件制定了指导意见。如《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处理农村土地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规定:“对于‘外嫁女’虽未取得嫁入地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户籍,但已经脱离嫁出地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的,应当具有嫁入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就本案而言,被告是否具备南门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应当以是否在配偶对方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是否依赖于对方农村土地作为生活保障为基本判断标准。本案被告入赘后,在女方已有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资料,依赖于女方土地作为基本生活保障的,且其户口在1998年土地承包前已从原集体经济组织迁出,则应认定具有入赘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对于被告要求享受南门村承包地权利的相关主张不予支持。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