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谋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廖某某故意伤害案

2017-12-13 09:34:14 来源: 本站

被告廖某某故意伤害案

——证据不足,检察机关撤回起诉

关键词:证据不足;排除合理怀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检察机关撤诉;附带民事诉讼

裁判要点

1.定案证据不足,综合全案证据不能对所认定事实排除合理怀疑,以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应当对被告人宣告无罪。

2.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撤回起诉的理由,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

3.人民法院准许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公诉案件,对已经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可以进行调解;不宜调解或者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告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六十条第二款

  案件索引

一审: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2013)大刑初字第350号(20131212

基本案情

大理市人民检察院以大检刑诉(2013)第31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廖某某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1012向大理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宾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大理市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115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合并审理。

大理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12217许,被告人廖某某在大理经济开发区满江办事处夏家村宅基地,与夏某林家因为宅基地纠纷引发打架,被告人廖某某用木棍将被害人杨某宾打伤。经鉴定,杨某宾的伤情为轻伤。针对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害人陈述、鉴定意见书、视听资料、证人证言、抓获经过、被告人的身份证明材料及其供述和辩解等证据,并指控被告人廖某某的行为构成了故意伤害罪,认为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从轻处罚,建议对被告人廖某某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宾诉请判令被告人廖某某、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夏某某连带赔偿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53072.13元,并向法庭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医疗费收据、住院病历、诊断证明、出院证明、鉴定意见书、鉴定费收据等证据以支持其诉请。

被告人廖某某辩称:事发当天系被害人一家主动到被告人家滋事,被害人有过错;被害人拿起砖头冲向被告人,被告人才拿起木棒对打;被害人鼻子受伤的后果并非被告人造成,被告人只打到被害人的手和腰。被告人认为其行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不应该被判刑;原告人杨某宾并不是其打伤,其不应该对原告人进行赔偿。

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云南安华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本研辩称: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廖某某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认为在本案当中,没有充分的证据证实被害人杨某宾轻伤的结果是被告人造成,在案证据有的证实多人参与打架,有的证实被害人杨某宾是被自己人误伤,被害人杨某宾的第一份供述也只陈述被告人打到其手臂,且杨某宾的几份供述之间相互矛盾;在本案中没有证据能够排除被害人是被自己人伤到的合理怀疑;被告人廖某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本案属于典型的疑罪,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应该宣告被告人廖某某无罪。被告人廖某某不应该对杨某宾进行赔偿。为支持自己的主张,辩护人向法庭提交了承包面积丈量依据、证明、巷道立据、被告人廖某某医疗费清单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夏某某辩称:其只是用木棍打了杨某宾屁股一下,并没有将杨某宾打伤,其不应该赔偿。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122,大理经济开发区满江办事处夏家村廖某某家与夏某林家因宅基地问题发生纠纷至互殴,民警接报案赶到现场后未能制止双方。夏某林的姐夫杨某宾在地上捡了砖头冲向廖某某,后被人拉开,廖某某随即用木棒与夏某林的妹夫杨溢对打,后杨某宾也持木棒参与其中,旁边还有人在拉扯,当时场面混乱,双方均有人员受伤,杨某宾眼镜被打掉,鼻子受伤,廖某某头部受伤。经鉴定,杨某宾鼻骨线性骨折,断端明显移位,面部钝器创,伤情为轻伤(丙级);廖某某伤情为轻微伤;其余多人轻微伤。杨某宾受伤后到大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8天,住院期间1人护理,支付医疗费4278.13元;到大理学院附属医院检查,支付放射费540元;为鉴定支付鉴定费2800元,复印鉴定材料费用100元。

2013124,大理市人民检察院以庭审中事实和证据发生变化,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犯罪为由向大理市人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

裁判结果

大理市人民法院于2013125作出(2013)大刑初字第350号刑事裁定:准许大理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20131212作出(2013)大刑初字第350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宾的附带民事诉讼。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撤回起诉的理由,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的条件。在本案证据当中,证实被害人杨某宾的鼻子是被被告人廖某某打伤的证据只有被害人杨某宾的陈述及其妻子夏才改的证言,且杨某宾和夏才改在事发后公安机关询问时均未陈述杨某宾的鼻子是被谁打伤,不清楚谁打了谁,但又于补充侦查阶段陈述杨某宾的鼻子就是被廖某某打伤,二人的几次陈述之间相互矛盾。相反,证人焦祥志在案发后三日及补充侦查阶段均陈述:“杨某宾的鼻子是被杨溢误伤。”证人夏利早于案发后三日也陈述其听儿子说杨某宾的鼻子是被杨溢误伤;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时夏利早的儿子夏鑫又陈述其不清楚谁打了谁。上述证据相互矛盾,在案证据不能相互印证证实被告人廖某某故意伤害致被害人受轻伤的事实,且不能排除杨某宾是被他人误伤的合理怀疑。公安机关已经进行过两次补充侦查,已不能再次补充侦查,本着疑罪从无、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本应对被告人廖某某宣告无罪。大理市人民检察院以庭审中事实和证据发生变化,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犯罪为由申请撤回起诉,合议庭评议后认为,本案本身证据就不足,对被告人廖某某不能定罪处罚,公诉机关撤回起诉,可以准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六十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准许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公诉案件,对已经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可以进行调解;不宜调解或者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告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大理市人民法院2013)大刑初字第350号刑事裁定书裁定准许大理市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宾及被告人廖某某均不愿意在法院的组织下进行调解,法院只有依法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附带民事诉讼。

  案例注解

该案例涉及证据不足,对所认定事实不能排除合理怀疑时如何处理;检察机关申请撤回起诉的理由不当,人民法院是否准许;人民法院准许人民检察院撤回起诉的公诉案件,对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如何处理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的条件。现对本案证据作如下归纳分析:

一、证明被害人的鼻子系被告人打伤的证据有:

(一)被害人杨某宾陈述:1.杨某宾于案发次日陈述:其在与廖某某发生对打时被廖某某打到左手小臂。2. 杨某宾于两个月后申请公诉时陈述:其鼻梁骨在打架的过程中受伤。3.杨某宾于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以及庭审过程中陈述:其鼻梁骨就是被廖某某打伤。

(二)夏某改(杨某宾之妻)证言:1.夏某改于案发当日陈述:其没有看清楚谁打了谁。2. 夏某改于公安机关补充侦查阶段陈述:杨某宾是被廖某某打伤。

二、证明被害人的鼻子不是被告人打伤的证据有:

(一)证人夏某早于案发三日后陈述:其听儿子说杨某宾的鼻子是被杨某溢误伤。

(二)证人焦某志于案发三日后及补充侦查阶段均陈述:杨某宾的鼻子是被杨溢误伤。

(三)被告人廖某某供述:是杨某宾先拿着砖头冲过来,其才自卫还手,其没有打到杨某宾的鼻子,只打到他的手臂和腰。

三、其他证据

(一)其余十名证人的证言:均证实2012122日廖某某家与夏某林家因地基线问题发生了打架,但均不能证实杨某宾的伤由谁造成。

(二)鉴定意见书:证实杨某宾鼻骨线性骨折,断端明显移位,伤情为轻伤丙级;参与打架的其余8人伤情为轻微伤。

(三)视听资料:1.视频光盘一张(视频分为两段):证实廖某某一方与杨某宾一方发生互殴,但未拍到杨某宾是被谁打伤。2.满江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案发当日,民警在对现场情况进行录制时,遭到周围人的拉扯,摄像机意外关闭,导致现场视频分为两段。

综合全案证据,并不能够充分证实被害人杨某宾鼻子受伤的后果是被告人廖某某造成,又有证据指向被害人杨某宾的鼻子是被杨溢误伤。在庭审过程中,针对被告人提出的公诉机关没有证据直接证实自己打伤了被害人的辩解意见,公诉人提出“案发当时,被告人家一方只有被告人参与打架,被害人的鼻子应该就是被告人打伤”的推论,忽视了被害人可能被自己人误伤的怀疑。

对被告人定罪处罚涉及被告人的人生自由乃至历史清白问题,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能确定有罪,人民法院在保障被害人合法权益的同时,亦应充分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刑事法官在办理刑事案件的过程中,不能仅凭推论对被告人定罪处罚,一定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在证据不足时,坚决不能作出有罪从轻的判决。人民法院办理案件,先收到的是公诉方以及原告方的指控,看到指控的内容,不能先入为主下定论,否则在审理案件时,思想就会不自然有所偏向,不利于对案件的公正审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宣告判决前,人民检察院要求撤回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撤回起诉的理由,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在本案中,大理市人民检察院以庭审中事实和证据发生变化,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犯罪为由申请撤回起诉,合议庭审查认为,被告人廖某某一家与原告人杨某宾一家原本系关系很好的邻居,仅因宅基地纠纷才引发互殴直至对簿公堂,双方此时均在气头上,日后仍有修好的可能,无论是作出有罪或者无罪的判决,无论是胜诉或者败诉,都不利于双方日后的相处,同意检察机关撤诉,更有利于“案结、事了、人和”,且本案本身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对被告人定罪处罚,遂作出准许检察机关撤诉的裁定。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