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谋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蒋家田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案

2014-09-23 16:41:08 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审理中,区分罪与非罪的关键在于是否同时具备“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非法控制特征”。
评选理由:本案涉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认定问题。本案审理亮点在于:该案涉案人数众多,案情复杂,社会影响较大。在认定事实和罪名时,审理人员从其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非法控制特征方面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并结合犯罪构成理论对之做出了符合立法精神和刑事政策导向的认定。本案的审理对完善惩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有深刻指导意义。
 
[案情]
公诉机关 :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
本案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杨国应、谢明祥、蒋满英、蒋太来、李文彩、李洪山、刘小毕、杨枝能、邓建华、熊绍文、朱良民、陈世超、蒋家俊、杨鹤松、李金祥、崔勇文、胡开权、冉超英、张庆连、张桂荣、徐传忠、张光聪、邓贞美、刘中成、王刚、向华、邓杰、曹金伟、卢鸿、熊腾才、喻湘、李红云、刘云露、陈英、冯军、何贵英、王风选、吴江、邓甲芳。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
90年代中后期开始,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杨国应、谢明祥、蒋满英、蒋太来通过贩卖、运输毒品,聚敛了大量资金。被告人蒋家田又将毒品犯罪所得投入到茶室、旅社、饭店、货运部等经济实体,纠集“两劳”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组成了以被告人蒋家田为首,以被告人邓建华、熊绍文、朱良民、杨菊芬、杨国应、谢明祥、蒋满英、蒋太来、徐传忠、张光聪、邓贞美、刘中成、王刚、向华、卢鸿、熊腾才、喻湘等人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曹金伟、邓杰、李红云、陈世超、蒋家俊、杨鹤松、李金祥、吴江、张庆连、张桂荣、邓甲芳、冯军等人为其他参加者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该组织结构较紧密,人员众多,有明确的组织、领导者和固定成员,有一定的组织纪律和分工,并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进行贩卖、运输毒品、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盗窃、出售假币、持有假币、诈骗等多种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社会生活、经济秩序。
二、贩卖、运输毒品
(一)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被告人蒋家田在本市宋旗营村一带从事贩卖毒品活动期间,纠集了被告人朱良民等人在本市南窑火车站、宋旗营一带专门从事零星贩卖毒品活动,并安排朱良民在本市宋旗营关鑫旅社定点发放毒品零包。1998年7月6日,被告人蒋家田在昆明市向被告人马武聪、马武昌、杨兴德(均另案处理)贩卖毒品,三人预谋将毒品带至会泽县予以贩卖。同年7月7日,被告人马武聪、马武昌、杨兴德在会泽县迤车被抓获,当场缴获毒品海洛因19克(净重)。
(二)2007年11月,被告人蒋家田指使被告人杨枝能、陈海勇(另处)、浦柳芬(另处)从云南省景洪市运输毒品至昆明。同年11月21日,被告人杨枝能、陈海勇、浦柳芬乘坐银灰色微型车途经昆明市昆玉高速公路鸣泉收费站时被公安民警抓获,查获该微型车上1台冰箱中铁皮盒内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804克(净重)。
(三)2007年11月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经被告人谢明祥介绍购买了往返于昆明至南伞的云AR0168号客车,并具体安排谢明祥专门驾驶往返于昆明至南伞的云AR0168号客车掩护藏匿运输毒品海洛因。2008年初,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共同出资到缅甸购买毒品海洛因八块交由被告人谢明祥利用云AR0168号客车运输至昆明市后,将毒品贩卖给被告人李文彩。
(四)2008年2月,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出资后,由杨菊芬到临沧市昌源县南伞镇购买毒品海洛因十二块,谢明祥利用云AR0168号客车运输毒品至昆明市交给蒋满英,后将毒品贩卖给李文彩。
(五)2008年3月,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出资并指使被告人杨国应到临沧市昌源县南伞镇购买毒品海洛因十六块,由被告人谢明祥利用云AR0168号客车运输毒品到昆明市后交给被告人蒋满英,贩卖给被告人李文彩等人。
(六)2008年5月,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出资并指使被告人杨国应到临沧市昌源县南伞镇购买毒品海洛因十二块,由被告人谢明祥利用云AR0168号客车运输毒品到昆明市交给被告人蒋满英进行贩卖。其中杨菊芬、蒋满英向被告人蒋太来贩卖毒品两块,向被告人李文彩贩卖毒品五块。
(七)2008年6月,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出资并指使被告人杨国应到临沧市南伞镇购买毒品海洛因十六块,由被告人谢明祥利用云AR0168号客车运输毒品到昆明市交给被告人蒋满英。同年6月11日,被告人杨菊芬、蒋满英向被告人李文彩贩卖毒品三块。6月12日,被告人杨菊芬、蒋满英将被告人蒋太来交付的毒品贩卖给被告人李文彩,随后被告人李文彩、李洪山在本市官渡区土产公司宿舍5栋1单元201室将该毒品贩卖给被告人刘小毕时被公安民警抓获,当场缴获毒品海洛因347.6克(净重),电子秤一台,人民币503,250元。
(八)2008年9月,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共同出资人民币37万元,预谋交由被告人杨国应到缅甸果敢购买毒品后带至我国云南省临沧市南伞镇边境,准备交给被告人谢明祥利用云AR0168号客车从云南省临沧市南伞镇运输至昆明市。2008年9月12日,被告人杨国应在南伞镇被公安民警抓获,当场缴获其所携带黑色旅行包中毒品海洛因6690克(净重)。
三、强迫交易
(一)2008年春节后,被告人蒋家田伙同汪国洪(在逃)、徐传忠、张光聪在昆明市春城路银海国贸花园2号商铺共同投资开设汇丰休闲苑茶室。纠集邓贞美、王刚、刘中成、向华等人在银海国贸花园小区内建立多个聊天室,并纠集邓杰、曹金伟等人充当打手,并招聘数名“聊天员”以女性身份上网聊天,诱骗男性网友到该汇丰休闲苑茶室消费普通食品、酒水,随后以威胁、殴打等方式强迫被害人支付高额价款。从2008年2月至2008年9月共实施强迫交易九次,涉案金额人民币6270元。所得赃款由茶室入股成员、各聊天室负责人及专职聊天员按固定比例分赃。
(二)2008年8月,被告人蒋家田伙同卢鸿、熊腾才在昆明市官渡区玫瑰湾小区W520号商铺共同投资开设碧波轩茶室。纠集李红云等人在水映长岛小区内建立多个聊天室,招聘刘云露、陈英等人为专职聊天员,采用与汇丰休闲苑茶室相同的犯罪手段和分赃比例,实施强迫交易犯罪行为。蒋家田安排喻湘到该茶室收银、管理财务。仅2008年9月6日至9月8日就实施了强迫交易三次,涉案金额人民币4360元,并造成被害人杨川德轻微伤。
四、敲诈勒索、寻衅滋事
(一)2007年8月至2008年9月,被告人蒋家田通过邓建华纠集熊绍文及其手下杨鹤松、蒋家俊、陈世超、李金祥等人,分别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犯罪活动,并为蒋家田的货运部发名片,要求商户到蒋家田的货运部托运货物。被告人胡开权、冉超英、崔勇文亦分别参与实施敲诈勒索。抓获被告人熊绍文及其手下杨鹤松、蒋家俊、陈世超、李金祥时查获两支无杀伤力的枪支和24发改制子弹。
(二)2007年被告人蒋家田伙同他人在昆明火车站附近的南窑村开设旅社,安排被告人朱良民等人以旅客在旅社嫖娼为由进行敲诈勒索。
(三)2006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蒋家田等人在昆明市官渡区福德村天源洗浴中心敲诈该洗浴中心老板刘远忠人民币10000元。
五、盗窃、出售假币、持有假币              
2007年以来,被告人蒋家田伙同他人,组织、指使一批闲散人员,在昆明市南窑火车站附近饭店内,利用收银机会,实施用假币调换就餐客人人民币的“搓钱”犯罪行为。在该区域内,形成了一定规模的“搓钱”网络,该犯罪组织严密、分工细致,给该区域社会治安秩序及经济管理秩序产生了严重影响。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吴江受安排负责跟踪被调换假币的被害人是否报警,并在被害人报警时出面接受行政处罚。仅2007年7月至2008年8月间,被告人吴江即出面接受行政处罚七次,涉及金额人民币800元。
(二)2008年间,被告人张庆连在被告人蒋家田的授意下,低价买入假币,高价卖出至昆明火车站附近实施调换假币的饭店以牟利。期间,被告人张庆连雇用了被告人张桂荣专门负责送假币至使用假币的饭店。在抓获过程中,公安民警在被告人张庆连、张桂荣藏匿假币处所内当场查获尚未卖出的假币446张,合计金额人民币44600元。
(三)2008年9月24日,公安民警在被告人蒋家田控制、被告人邓甲芳实际经营的汇丰达货运部内,查获伪造的人民币184500元。
六、诈骗
2008年8月中旬,被告人蒋家田、邓建华、冯军等人在昆明市新迎小区合伙成立了“怡康”茶室,合谋进行诈骗活动。同年8月20日,由被告人何贵英、王风选诱骗被害人汪长峰到该茶室高消费共计人民币20000元。当晚,王风选、何贵英按照与冯军的约定,各分得人民币8000元。
 
[审判]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后认为:
一、关于本案是否是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控辩焦点,本院作如下评判:
针对本案各被告人及辩护人认为本案犯罪集团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故不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辩解及辩护意见,认为:
1、本案犯罪集团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组织特征。首先,本案犯罪集团人数众多,而且犯罪组织成员地位、作用明确,其各个犯罪团伙实施犯罪行为时分工配合,组织体系较为严密。其次,根据被告人蒋家田及其同案被告人的供述,被告人实施犯罪行为,被告人蒋家田具有最终决定权,居于首要分子地位。也正是基于对蒋家田能“摆平事情的社会地位和能力”有明确认识,被告人邓建华、朱良民、杨菊芬、徐传忠、张光聪、卢鸿、熊腾才、喻湘、熊绍文等人或积极与蒋家田合伙成立茶室谋取非法利益、或依靠蒋家田的势力大肆进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活动,而被告人邓贞美、刘中成、王刚、向华亦为谋取非法利益,以蒋家田为靠山参与为茶室建立聊天室。上述人员成为了该组织的积极参加者,成为了组织的骨干分子。并以多种犯罪团伙为基础,纠集了被告人陈世超、蒋家俊、杨鹤松、李金祥、张庆连、张桂荣、曹金伟、邓杰、李红云、冯军、吴江、邓甲芳等人参与。第三,本案中,在相应犯罪团伙实施犯罪行为时,形成了约定俗成的犯罪方式和分赃比例,特别是在利用茶室进行强迫交易犯罪中,形成了明文的管理和奖惩制度;而在利用饭店进行“搓钱”盗窃犯罪中,有专人实施具体的“搓钱”盗窃行为、专人跟踪被害人是否报警、专人出面接受处罚,还专门为实施违法犯罪人员成立食堂,并根据情况发放工资和补贴,形成了不成文的规矩。
2、本案犯罪集团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济特征。首先,该案犯罪集团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被告人蒋家田以贩卖毒品起家,具备一定的经济基础。被告人蒋家田为谋取更大的非法利益,又投资设立茶室强迫交易、诈骗,开设饭店以秘密方式换假币、开设旅店进行敲诈勒索等,进行多种违法犯罪活动,不断谋取巨额非法利润。其次,该犯罪组织的违法所得,表现出一定的组织运作。贩毒资金有固定的使用方向;以茶室为依托的非法收入有固定的分赃比例;以饭店为依托的“搓钱”盗窃,建立有统一的工资、补贴制度,统一计算缴纳罚款的开支,用于支持违法犯罪活动。
3、本案犯罪集团所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具备组织性、暴力性等行为特征首先,本案系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实施毒品犯罪严密谨慎;所组织的强迫交易犯罪约定了犯罪的方式,并规定有严格的工作纪律和奖惩制度;在对假币犯罪人员的管理方面,有固定的岗位分工和工作制度,且根据管理者安排,参与假币犯罪的人员不定期在各饭店间进行轮岗。整个组织分工细致,体现了犯罪行为具有组织性特征。其次,该犯罪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有暴力性特征。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均具有暴力或暴力相威胁特征。第三,该犯罪组织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具有多样性。涉及贩卖、运输毒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出售假币、持有假币、强迫交易、诈骗、盗窃等犯罪活动,且犯罪手段多样化。
4、本案犯罪集团具备非法控制性特征。本案犯罪集团以蒋家田为首,在不同区域,不同行业,组织了不同形式的犯罪,形成了在一定区域内,以及在非法行业内的社会影响。以被告人熊绍文为首的团伙实施了多次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行为,并表现出开始充当“地下执法队”插手民间纠纷的特点。犯罪地点集中在昆明市十里长街、官南路一线,在该区域内破坏了社会正常生活秩序。被告人蒋家田参与出资,在昆明火车站附近设立汇丰旅社和合庆旅社,由被告人朱良民等人在旅社内实施色情敲诈犯罪活动,给昆明的形象造成了较恶劣的影响。以被告人胡超云等人为首的团伙,在蒋家田的领导下,利用昆明火车站片区流动人口众多的特点,在火车站片区的饭店进行以换“假币”为中心的犯罪活动,形成了相当恶劣的社会危害和影响,极大地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秩序和治安环境。
故该组织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各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二、法院认为,被告人蒋家田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应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定罪处罚;并应承担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所犯全部罪行的刑事责任。被告人邓建华、熊绍文、朱良民、杨菊芬、杨国应、谢明祥、蒋满英、蒋太来、徐传忠、张光聪、邓贞美、刘中成、王刚、向华、卢鸿、熊腾才、喻湘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陈世超、蒋家俊、杨鹤松、李金祥、张庆连、张桂荣、曹金伟、邓杰、李红云、冯军、吴江、邓甲芳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其行为均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蒋家田伙同杨菊芬组织、指使杨国应、谢明祥、蒋满英、蒋太来将从境外购得的毒品运至昆明,贩卖给被告人李文彩、刘小毕、李洪山,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被告人杨枝能受蒋家田指使运输毒品,二人的行为也均构成运输毒品罪。被告人蒋家田以参股的形式组织被告人徐传忠、张光聪、邓贞美、刘中成、王刚、向华、曹金伟、邓杰、卢鸿、熊腾才、喻湘、李红云、刘云露、陈英通过网络聊天方式诱骗被害人到其入股操控的茶室,多次采用威胁、殴打等方式,强迫被害人支付高额消费款,情节严重,其行为均构成强迫交易罪。被告人蒋家田指使邓建华伙同熊绍文、陈世超、蒋家俊、杨鹤松、李金祥、崔勇文、胡开权、冉超英以暴力相威胁,实施敲诈勒索行为,被告人蒋家田指使朱良民等人实施敲诈勒索行为,其行为均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告人蒋家田指使被告人陈世超、蒋家俊、杨鹤松、李金祥在公共场所任意损坏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还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蒋家田组织他人实施用秘密手段以假币换真钞的行为;被告人吴江参与以假币换真钞的行为,均构成盗窃罪。被告人蒋家田组织他人实施出售假币的行为;被告人张庆连、张桂荣参与实施出售假币,其行为均构成出售假币罪。被告人蒋家田、邓甲芳在被告人蒋家田实际控制的汇丰达货运部内明知是假币而持有,数额巨大,其行为均构成持有假币罪。被告人蒋家田、冯军等人合伙开设“怡康”茶室实施诈骗行为,被告人何贵英、王风选引诱被害人并参与分赃,其行为均构成诈骗罪。被告人蒋家田曾因毒品犯罪被判处刑罚,后又实施贩卖、运输毒品犯罪,属毒品再犯,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冯军刑满释放后,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熊绍文、陈世超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执行原判刑罚,并与新犯罪行判处的刑罚数罪并罚。被告人蒋满英、李洪山、刘云露、陈英、蒋家俊、李金祥、崔勇文、张桂荣、吴江在各自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徐传忠、陈英、蒋家俊具有立功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其中,本院认为被告人陈英认罪态度较好,犯罪情节轻微,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故决定对其适用缓刑。
综上,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二条、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百五十六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七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蒋家田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犯出售假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犯持有假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杨菊芬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三、被告人杨国应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四、被告人谢明祥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五、被告人李文彩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六、被告人蒋满英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0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0元。七、被告人刘小毕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0元。八、被告人李洪山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00元。九、被告人杨枝能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0元。十、被告人蒋太来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000元。十一、被告人邓建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十二、被告人熊绍文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撤销前罪判处的缓刑,执行原判刑罚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十三、被告人朱良民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十四、被告人徐传忠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十五、被告人张光聪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十六、被告人邓贞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十七、被告人刘中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十八、被告人王刚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十九、被告人向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二十、被告人邓杰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二十一、被告人曹金伟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二十二、被告人卢鸿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二十三、被告人熊腾才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二十四、被告人喻湘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二十五、被告人李红云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二十六、被告人刘云露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二十七、被告人陈英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二十八、被告人陈世超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撤销前罪判处的缓刑,执行原判刑罚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二十九、被告人蒋家俊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三十、被告人杨鹤松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三十一、被告人李金祥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三十二、被告人崔勇文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十三、被告人胡开权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十四、被告人冉超英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十五、被告人冯军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三十六、被告人何贵英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三十七、被告人王风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三十八、被告人吴江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三十九、被告人邓甲芳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持有假币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四十、被告人张庆连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出售假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四十一、被告人张桂荣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出售假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四十二、涉案缴获的毒品海洛因、毒资予以没收;本案缴获的全部假币,予以没收。四十三、被告人蒋家田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聚敛的全部财产及其收益,予以追缴;供其犯罪使用的工具,予以没收。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蒋家田、杨菊芬、杨国应谢明祥、李文彩、蒋满英、刘小毕、李洪山、杨枝能、蒋太来、邓建华、熊绍文、徐传忠、张光聪、邓贞美、刘中成、王刚、向华、邓杰、曹金伟、卢鸿、熊腾才、喻湘、李红云、陈世超、李金祥、崔勇文、冯军、王风选、吴江、邓甲芳、张庆连、张桂荣不服判决,提出上诉。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改判被告人杨国应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改判被告人王风选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对原审其他判决予以维持。经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以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蒋家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犯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杨菊芬、谢明祥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判决。现判决已生效。
 
[评析]
早在20世纪90年代,联合国大会就宣称:“黑社会犯罪已成为世界三大犯罪灾难之一”。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国内逐渐出现了一些有组织的犯罪团伙。这类犯罪团伙与国际黑社会有所不同,因此我国刑法由社会犯罪学的概念引入了一个新的立法罪名,即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4条仅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构成特征及处理进行了原则性的规定,而当前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的情况又比较复杂,使得这类犯罪在具体的认定和处理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本案的审理从借鉴全国有关案例的角度出发,分析问题,并有针对性地解决的建议和对策,同时在复核期间,《刑法修正案》(八)出台,对于黑社会性质犯罪进一步明确,该案件仍然经受住了检验。
一、如何把握案件特征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曾经提出一个观点:黑社会组织分为初级阶段、中级阶段、高级阶段3个不同状态。具体是:高级阶段的状态,组织可能通过政治游戏规则,推出自己的政治代理人,出任国家的领导人,直接控制代理人,形成影子政府,维护自己的利益。中级阶段——组织有自己的经济企业和非常严密的组织机构,控制手段无所不用,确保自己获得利益,通过金钱、仕途和暴力手段,对能够与他们利益相关的部门领导威逼利诱,采取一种隐形的控制。初级阶段是没有紧密的组织,靠采取暴力非法获得利益。这种组织还处在原始状态,很容易被发现的,让老百姓没有安全感,容易被发现。根据这个观点,合议庭认为,本案中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尚属于初级阶段。主要体现出以下四个方面的特征:
1、具有一定的暴力、威胁和非典型暴力手段
本案中,蒋家田等人主要使用了四个方面的手段实施犯罪活动:第一是投资开办旅馆、货运部、婚庆公司、消毒厂等经济实体,纠结“两劳”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多次实施寻衅滋事行为,充当“地下执法队”插手民间纠纷;第二是在不同区域或行业,组织了不同形式的犯罪行为,形成蒋家田在一定范围内的社会影响;第三是设立聊天室,利用蒋家田的“社会地位和名气”以及“摆平问题”的能力,开设茶室,诱骗被害人到茶室喝茶,实施诈骗行为,以威胁、殴打等方式强迫交易;第四是在南窑火车站附近开设饭店,并利用昆明南窑火车站流动人口多的特点,在这些饭店里实施换“假币”的犯罪行为,一但被识破,就以暴力相威胁,用这种手段,该团伙骗取了大量现金,在当地形成了相当恶劣的社会危害和影响。
2、地域性特征明显,主要犯罪行为是毒品犯罪
与其他地区的一些涉黑案件的起家情况相比,昆明蒋家田案是不同的。如黑龙江省绥化市陆宝义、重庆市渝中区陈明亮、河北省邯郸市李发林三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都以暴力、威胁等手段,进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取得财物;北京市通州区房文成、辽宁省宋鹏飞、河南省南阳市白玉岗三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则是采取欺行霸市、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敛财,就本案而言,蒋家田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则是依靠贩卖毒品聚敛资金。
云南省由于地缘和历史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一直处于我国禁毒斗争的最前沿,昆明市作为省会城市,人口众多,交通便利,众多跨地区毒品犯罪都将昆明作为中转地,正因为如此,毒品犯罪为黑社会性质犯罪提供了重要的经济条件,毒品犯罪的隐蔽性和黑社会性质犯罪的组织严密性,使两者犯罪形成相互渗透,毒品犯罪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大量资金支持,反过来黑社会性质组织又依靠严密的组织网络为毒品犯罪的走私、运输、贩卖、制造等环节提供安全保障。总之,以毒养黑,是该组织的的最大特点。
3、基本成员固定,具有明确的分工,多为职业犯罪
本案中,黑社会性质组织并非是团伙犯罪中临时拼凑的情况,而是较高的犯罪组织程度,主要是有着较为固定的骨干和基本成员,并且这些成员有着较为明确的分工和固定的“职业”。如毒品犯罪中,杨菊芬、杨国应、谢明祥是主要成员,杨菊芬负责联系、接货、付款;杨国应负责购买毒品并交给谢明祥;谢明祥则负责驾驶旅游巴士长期运输毒品。强迫交易犯罪中,邓贞美、王刚、刘中成、向华等人负责建立聊天室和招聘聊天人员与被害人聊天,邓杰、曹金伟等人则充当打手威胁、强迫男性网友到茶室高价消费。从组织成员来看,主要是“两劳”释放人员,这些人年轻气盛,行动果断,手段残忍,有着职业犯罪的特征。
4、有一定的组织结构,但是不够紧密
蒋家田作为组织最上层的“老大”,负责组织和领导工作。下面还有骨干成员、基本成员、其他成员,在利益的分配方面,除上缴组织外,还可以按照约定俗成的比例进行分赃。同时,对于组织成员,有一定的管理和奖惩制度,如在组织成员被抓或关押的情况下,一天有100元的补偿,如果过夜,则有200元的补偿。 但是从组织结构来看,蒋家田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还不够紧密,组织的“上层建筑”只有蒋家田一人,而其他人员并非是因为组织的影响力,而是靠着蒋家田在一定范围内的社会影响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争议的最大问题就是以蒋家田为首的犯罪组织是否可以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二、对案件定罪处理结果的评析
就案论案,本案并不是一个典型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但正因为如此,我们对于这类处于“初级阶段”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有着一定的难度,如何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2002年4月28日通过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就成为本案审理的重点。
根据立法解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应从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非法控制性特征四方面[1]加以把握:
1组织特征—具有严密的组织化程度
涉黑犯罪的组织特征包括三个方面:组织的严密性、固定性和犯罪活动的有结构性。[2]组织的严密性是指该组织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领导者可以是1人,也可以是多人),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其组织体系由上而下分为类似金字塔形的三个层次:塔类是核心决策层;塔中是中间指挥层,塔底是行动实施层。就本案而言,蒋家田具有最终决定权,居于领导者地位,处于领导和支配整个涉黑组织的中心地位,其以“大哥”或“老爷子”自居,但一般不直接实施具体的犯罪。中间指挥层由该组织的核心人员或家族成员组成,主要职能是落实决策者的指示,并直接指挥行动实施层的具体犯罪活动。蒋案中,邓建华、朱良民、杨菊芬、徐传忠、张光聪、卢鸿、熊腾才、喻湘、熊绍文等人或积极与蒋家田合伙成立茶室谋取非法利益、或依靠蒋家田的势力大肆进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活动,而邓贞美、刘中成、王刚、向华亦为谋取非法利益,以蒋家田为靠山参与为茶室建立聊天室。上述人员均成为了该组织的中间指挥层,成为了组织的骨干分子。行动实施层是涉黑组织的最底层,其成员主要是一些无业游民、两劳份子、无知青年。如本案中陈世超、蒋家俊、杨鹤松、李金祥、张庆连、张桂荣、曹金伟、邓杰、李红云、冯军、吴江、邓甲芳等人。组织的固定性是指该涉黑组织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组织关系相对稳定。犯罪活动的有结构性是指有被组织或家庭成员认可的帮规、戒律、家法等行为规则或约定俗成的规矩,但不要求必须有成文的组织名称、纲领导、章程等文定规定作为必要条件。本案中,蒋案中,在相应犯罪团伙实施犯罪行为时,形成了约定俗成的犯罪方式和分赃比例,特别是在利用茶室进行强迫交易犯罪中,形成了明文的管理和奖惩制度;而在利用饭店进行“搓钱”盗窃犯罪中,有专人实施具体的“搓钱”盗窃行为、专人跟踪被害人是否报警、专人出面接受处罚,还专门为实施违法犯罪人员成立食堂,并根据情况发放工资和补贴,形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与一般的犯罪集团相比,涉黑犯罪就是以其反侦破能力强、社会危害性大、而使犯罪较易得逞。根本原因在于它本身有严密的组织化体系。
2、经济特征——该组织存在和扩张的物质基础。首先,涉黑组织及其成员将其获取的经济利益用于组织活动,能够支持该组织的基本活动及其成员部分生活开支,但并不要求其经济实力需达到某一个固定的数额标准,“经济实力”并不一定都是“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它既可能是非法获取的(如进行抢劫、绑架等暴力犯罪或以高风险、高回报的贩毒活动积累原始资本),又有可能是组织、领导者合法取得的原物及孳息或自身积攒的(如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逐步转入正当行业或以正当行业为掩护),只要将其用于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即可以认定为该特征;其次,获取的经济利益一般由该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或骨干成员管理、分配、使用,用于支持违法犯罪和其他活动;最后,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成为所获取的不正当经济利益,无论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是涉黑犯罪的目标。例如重庆黎强为首的黑社会组织,除了图谋最大的经济利益外,向政治地位渗透,进而以红顶商人的身份又为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提供保护。重庆大学法学院院长陈忠林:“任何一种势力总想由地下变成公开,总想把各项权利掌握在自己手里面。”[3]从蒋案看,蒋家田以贩卖毒品起家,具备一定的经济基础后,又投资设立茶室强迫交易、诈骗,开设饭店以秘密方式换假币、开设旅店进行敲诈勒索等,进行多种违法犯罪活动,不断谋取巨额非法利润。
3、行为特征——暴力性和威胁性并举,公开性和秘密性并存。早期的涉黑犯罪的暴力性较为明显,如日本黑社会山口组,公开性和暴力性就是其行为特征就查获的国外涉黑犯罪中收取“保护费、看场子费”,代人讨债、敲诈勒索等也往往以暴力、威胁为后盾。为逃避法律处罚,涉黑组织必然要从公开的暴力性转化为秘密的行为方法。但这种发展不是一蹴而就的,一下子就达到一个非常成熟的程度,它是一个不断发展、不断走向成熟的过程。严密、高效的涉黑组织也是随着近代经济的发展而出现的。商品经济的蓬勃发展,各种各样的非法获利活动也随之发展。非法的获利活动,如赌博、提供色情服务,特别是一些新兴的非法获利活动,如贩毒、贩卖人口、走私军火等,其获利和风险同样巨大。为这些非法的获利活动提供非法的安全保护以至形成一种垄断,获取最大限度的利益,甚至影响一国的经济命脉,例如著名意大利黑手党组织“我们的事业”多年来控制着西西里岛,该组织重视家族关系。”近年来实行“无声战略”,避免内讧和相互争斗。这种一定规模的黑社会组织,是早期的个体犯罪分子和小的、松散的犯罪团伙所无法做到的。就蒋案而言,首先,暴力性只是其行为特征之一,但以非典型的暴力、威胁手段,直接或间接地强制民众行为和产生心理畏惧属于该组织使用的其他手段,其次,滋扰当地正常社会生活、经济秩序的一系列非暴力行为,又使得整个组织分工更加细致,组织的利益更加突现,体现了组织成员为组织的利益按照组织一惯行为方法所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的组织性特征。
4、非法控制性特征——称霸一方,垄断和区域性控制。涉黑组织为了组织的利益,往往以各种违法犯罪活动,达到限制或消除竞争,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或违法手段排挤合法同行业竞争者,组织的暴力、威胁、滋扰或者其他违法犯罪活动在其势力范围内对群众产生心理强制,形成重大社会影响,使群众安全感下降,政府公共管理职能受阻,最终形成行业垄断,谋取暴利。有的为组织争夺势力范围、确定强势地位而进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如重庆涉黑犯罪黎强利用行贿、受贿等方式,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关系网,为自己非法营运、非法获利打开方便之门,另外,重庆“猪霸”王天伦因潘桂生没有将收购的生猪交给其经营的永红公司屠宰,指使他人将其危害,以达到独占经营。有的为非法行使行业、市场经济秩序的管理权,强行收费或以参股、占股等非暴力方法巧立名目进行摊派。就蒋案而言,其在不同区域,不同行业,组织了不同形式的犯罪,形成了在一定区域内,以及在非法行业内的社会影响。有的以暴力或威胁的手段实施多次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行为,充当“地下执法队”插手民间纠纷,有的通过非暴力方式,参与出资,占股设立旅社和茶室,进行敲诈和诈骗活动,形成相当恶劣的社会危害和影响,极大地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秩序和治安环境。
在蒋家田案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死刑期间,2011年2月25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八),根据其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将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进行了修改,同时明确规定“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特征:(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上述修改首先对组织者、领导者与积极参加者的法定刑进行明确区分;其次对黑社会组织犯罪增设财产刑;再者严厉打击“保护伞”;最后增加、修改相关条款,限制减刑和假释,进一步完善惩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法律规定。可以说,蒋家田案在一审、二审、复核期间,根据立法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基本特征的规定和补充丰富,蒋氏集团都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特征,并正确适用了法律。
 
一审判决书: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昆刑一初字第137号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云高刑终字第54号刑事判决书
一审合议庭组成人员:
审判长:李晖;代理审判员:吕磊;代理审判员:徐建斌。
案例提供单位:昆明中院刑一庭
编写人:李晖、吕磊、徐建斌


[1] 宋凯楚:《论涉黑案件审理的若干适用法律的问题》,载《中国司法评论》(第三卷),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第93—96页。
[2] 苗有水,刘树德:《在大案要案的背后〈媒体关注与司法审判的对白〉》,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第一版,第275——287页。
[3]重庆黑老大黎强发家史揭秘:从食堂工人到亿万富翁,20091104 22:20央视网-经济半小时,转载于凤凰网。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