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谋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陈德贵、方宇铮挪用公款案

2017-09-23 16:42:08 来源: 本站

[裁判要旨]在期货交易引发的案件审理中,应把期货交易的专业性和特殊性与司法解释结合起来,准确认定犯罪数额和定罪量刑。
评选理由:本案系以期货交易方式进行挪用公款犯罪中犯罪数额认定和定罪量刑问题。本案审理亮点在于:审理专业性强,案中涉及到期货交易中特有操作流程中的专业术语的性质认定问题。审理人员能很好地把期货交易专业性与法律的专业性紧密结合起来,抓住争议的焦点,对保证金的性质、挪用公款的数额准确认定,通过对相应专业知识仔细了解后准确的予以量刑。本案审理的指导思想、技巧、证据运用、法律适用等对此类案件的实际处理均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案情]
公诉机关 :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上诉人)陈德贵、方宇铮。
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一)2006年4月17日至2009年3月30日期间,被告人陈德贵利用职务之便,伙同被告人方宇铮等人违规在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期货部开设000018账户,挪用公款84,594,913.20元用于个人期货交易,造成11,871,301.18元国有资产损失。案发后,被告人方宇铮退赔款项131万元,尚有10,561,301.18元的损失未能挽回。
(二)2007年1月19至2008年1月17,被告人陈德贵利用职务之便,以云南众欣达天然橡胶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在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期货部开设000028账户,挪用公款92,805,251.21元进行个人期货交易,2008年1月18日将该账户平仓销户,非法获利507,510元,被陈德贵等人私分。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挪用公款从事个人期货交易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挪用公款罪追究二被告人刑事责任。被告人陈德贵有部分自首情节,被告人方宇铮有自首情节,案发后被告人方宇铮主动归还了人民币131万元,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人陈德贵的辩护人提出了如下辩护意见“被告人陈德贵的行为不构成挪用公款罪。理由是第一,司法会计鉴定认定的法律关系错误,导致认定的数额、次数及损失金额错误;第二,‘保证金’不是国有资产;第三,农垦集团公司在本案中没有发生资金被人使用的情况;第四,期货部的自有资金不属于国有资产,不受法律保护;第五,请法庭考虑被告人在本案中作用及自首情节。”被告人方宇铮的辩护人提出“1、期货部收取的保证金中,既有农垦集团及下属企业交付的保证金,也有其他企业和个人交付的保证金,其他企业和个人交付的保证金属于客户所有,并非农垦集团的公款;2、被告人方宇铮有自首情节,案发后主动退交131万元,有较好的认罪态度;3、其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请法庭结合其人身危险性和再犯可能性给予被告人方宇铮从轻或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审判]
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一致。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陈德贵利用担任期货部经理的职务便利与被告人方宇铮共谋挪用公款84,594,913.20元进行期货交易,造成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1,871,301.18元的巨额国有资产损失。被告人陈德贵还利用职务之便,以云南众欣达天然橡胶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挪用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公款92,805,251.21元进行个人期货交易,非法获利507,510元,二被告人的行为侵害了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行为的廉洁性及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财产的使用权,其行为已构成挪用公款罪,依法应当予以惩处。被告人陈德贵利用其云南农垦集团期货部经理的职务便利伙同被告人方宇铮挪用公款进行个人期货交易。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相当,不区分主从,按一般共同犯罪论处。被告人陈德贵有部分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方宇铮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一审法院予以确认。辩护人所提关于“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及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据此,一审法院根据二被告人的自首情节、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并结合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陈德贵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被告人方宇铮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评析]
一、本案对司法会计鉴定结论的采信直接关系到本案的定罪和量刑,在案件开庭审理之前,合议庭召开了庭前会议,对控、辩双方的证据进行庭前开示,准确把握了本案矛盾的焦点,之后就期货方面的问题请教了期货专家及法学教授,通过专家的答疑释惑,合议庭了解了专业知识、达成了统一认识。合议庭采用的庭前会议及专家座谈的方式有助于挺高庭审效率、准确把握案件焦点,为庭审的顺利进行奠定了基础。
二、如何确认“保证金”的性质是本案的焦点之一。
关于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期货部(以下简称“期货部”)与云南农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农垦集团”)的关系以及“保证金”的性质。期货部是农垦集团下属部门(非法人资格),代表农垦集团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从事期货交易,执行集团公司的管理制度,负责完成交易至交割的全过程。期货部在上海交易所指定的银行开设了“专用资金账户”,是在农垦集团的管理之下,在企业“资产负债表”中列为企业资产,在会计核算为企业“暂付款”,该项资产属于农垦集团。同时期货部2006年1月至2009年4月期间,因从事期货经纪业务收取了大量客户资金用于代理期货交易,对这部分资金,期货部在“预收账款”科目核算,就资金性质来说为企业负债。
另一方面,在期货部违规从事代理业务的情形下,允许农垦下属单位、民营企业及个人参与交易,其交纳的保证金统一进入期货部保证金账户,对外期货部只能以自己的名义进行交易,交易实行一码,保证金捆绑使用。为此,无论客户是否在期货部交足结算准备金,只要期货部将客户开仓的交易指令以农垦集团名义下达至上海期货交易所主机的指令成交,上海期货交易所必定要按交易保证金的扣缴比例相应扣缴期货部的“交易准备金”。当期货部内部的会员账户出现穿仓时,会员必须追加保证金或强行平仓,但陈德贵利用职务的便利,在期货交易投入的资金全部损失后没有按规定追加保证金或强行平仓,而是挪用期货部交易保证金账户内的公共资金进行期货交易,实际已造成了农垦集团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开设的“专用资金账户”资金的减少,期货部保证金账户的亏损只能由农垦集团对外承担,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占用的保证金当然是公款。我国《刑法》第91条第二款规定:“在国有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保证金中虽有部分是农垦集团以外的单位和个人交纳的,但均放在农垦集团的专用资金账户内,由农垦集团管理,应当认定为公款。
三、如何认定挪用公款的数额是本案焦点之二。
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上海期货交易所交易规则》等的规定,上海期货交易所实行保证金制度,风险准备金制度,每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强行平仓制度。二被告人违规占用期货部的保证金进行期货交易,从2006年4月17日之后方宇铮账户持续亏损、再无盈利,在此情况下客户既不补充资金又要持续开新仓,而开新仓上海期货交易所又要扣交易保证金,因此必然持续占用农垦集团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专用资金账户”的资金。故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每次开仓交易都是一次单独挪用公款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1998年5月9日)之规定,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多次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还,挪用公款情节严重,挪用公款数额累计计算。司法会计鉴定报告累计计算挪用公款的数额是准确的。该鉴定报告的计算依据、计算方法客观、公正,鉴定结论真实、有效。
四、如何对被告人量刑是本案焦点之三。
1、二被告人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挪用公款8400多万元用于期货交易,造成1000多万元国有资产损失,被告人陈德贵还单独挪用公款9000多万元进行期货交易,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当从严惩处;
2、二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自首。二被告人挪用公款进行期货交易造成了巨额亏损,在单位尚未掌握的情形下向将第一起犯罪事实向农垦集团作了交待,该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3、二被告人曾为单位作出了贡献。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在2003年作为农垦集团期货运作决策小组的成员,进行橡胶期货运作,并为农垦集团盈利1700多万元,为农垦集团做过一定贡献,对二被告人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4、农垦集团违规操作、管理不规范。农垦集团于1997年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取得席位号2047自营席位(非经纪会员),该席位是农垦集团在上海期货交易所进行期货交易的一个平台。根据规定,非经纪会员不能从事经纪业务,但期货部却在所进行的期货交易中违规接受方宇铮、云南众欣达天然橡胶有限公司等25名集团外客户的委托进行期货交易。故因农垦集团管理不规范、期货部违规操作才使陈德贵、方宇铮得以进入期货部,并开立账户进行期货交易,农垦集团有一定的责任。一审法院在对二被告人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
综上,一审法院考虑被告人的自首情节、主观恶性、退赃情况、给单位造成的实际损失以及被告人的认罪、悔罪态度,对二被告人判处罪刑相适应的刑罚。
一审判决作出后,被告人陈德贵、方宇铮不服判,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判决书: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昆刑经初字第12号刑事判决书。
二审裁定书: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云高刑终字第1771号刑事裁定书。
一审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杨晓萍;审判员:杨捷;代理审判员:张琨。
案例提供部门:昆明中院刑一庭
编写人:杨晓萍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