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谋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张某某、张某不服大理市人民政府行政登记案

2017-12-13 09:32:07 来源: 本站

张某某、张某不服大理市人民政府行政登记案

(行政登记)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2014)大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大中行终字第18号行政判决书。

2、案由:行政登记

3、诉讼双方

原告(被上诉人):张某某。

原告(被上诉人):张某。(未到庭)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张某惠,原告张某之继母。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虞怀兴,男,云南云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大理市人民政府。

单位地址:大理市下关镇苍山路51号。

法定代表人:李福安,职务:市长。

委托代理人:李庆,男,云南法阳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

第三人(上诉人):张某英。(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关志强,云南苍洱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董致仁;审判员:孙和建、贾云。

二审法院: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段阿云;审判员:王梓静、段榆。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14724

二审审结时间:20141021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1)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被告大理市人民政府根据第三人张某英的房屋变更登记申请,就座落于大理市下关镇蚊子箐东侧水电十四局大理分局XXXX号砖混结构房屋一套,于20021029日向第三人张某英颁发了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

2)原告诉称:原告张某某的父亲张某雄、母亲梅某某共生育三子女即老大张某华、老二张某某、老三张某英。父亲张某雄系水电十四局职工,母亲梅某某系家属。1990年,父亲张某雄去世。199210月,水电十四局住房改革,母亲梅某某购买位于大理市下关镇蚊子箐东侧水电十四局大理分局2XXX号砖混结构房屋一套;1993330,被告向梅某某颁发字第4XXX号《房屋所有权证》。补为全部产权后,被告于1998210向梅某某颁发字第X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20011228,母亲梅某某去世。母亲梅某某去世后的丧葬事宜及费用全部由原告出资办理,原告一家也一直居住在该房屋内至今。后来得知,该房屋被登记在张某英名下。经查询,被告为张某英办理了房屋变更登记,于20021029向张某英颁发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原告认为,被告颁发的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错误,依法应撤销。首先,被告作出的行政登记行为主要证据不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依法应予以撤销。被告作出房屋变更登记的依据是大理州公证处出具的梅某某的《遗嘱公证书》,但该遗嘱属于附义务的遗嘱,因此,在办理房屋变更登记时,应审查第三人是否尽了赡养梅某某的义务,但被告没有对遗嘱内容进行审查,没有审查遗嘱继承的条件是否成就,将房屋过户到第三人名下,明显依据错误,导致登记错误,应予以撤销。其次,被告在进行变更登记时违反法定程序。在审查登记时没有申报人、记录人、审查人、审定人的审查及签字,根据《云南省城市房屋产权产籍管理实施细则》第二十条之规定,进行登记必须三审,由相关人员进行记录、审查、审定、审批,但本案没有记录人、审查人、审定人;同时,被告在进行变更登记时没有进行公告,违反《云南省城市房屋产权产籍管理实施细则》第二十条应进行公告的程序的规定。综上所述,被告于20021029向第三人张某英颁发的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的主要证据不足、违反法定程序,诉请人民法院予以撤销。

3)被告辩称:我方办理的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登记,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不具备撤销条件。本案中原告诉称的房屋位于大理市下关镇蚊子箐东侧水电十四局大理分局2XXX号,1998210登记的房屋所有权人为梅某某。20021029,第三人以遗产继承为由,向大理市房管处申请办理房屋变更登记,并提供登记申请书、梅某某原持有的第X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原件、大理州公证处遗嘱继承公证书、水电十四局证明三份等资料,以此证明梅某某的该项房产应由第三人继承。大理市房管处通过对以上申请资料进行审查,认为符合房屋变更登记的条件,依法办理将房屋所有权由梅某某变更为第三人的房屋登记,向张某英颁发了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其次,我方无权处理继承争议,原告应当通过民事诉讼解决争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的规定,原告应当先通过民事诉讼确认房屋所有权后,可直接依据生效法律文书办理房屋所有权转移或变更登记。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4)第三人述称第三人是合法取得《房屋所有权证》,被告的颁证程序合法,应当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一审事实和证据

一审确认的案件事实:原告张某某的父亲张某雄、母亲梅某某共生育三子女即长女张某华、次子张某某、三女张某英。张某雄系水电十四局职工,梅某某系家属。1990年,张某雄去世。199210月,水电十四局住房改革,梅某某购买位于大理市下关镇蚊子箐东侧水电十四局大理分局2XXX号砖混结构房屋一套;1993330,大理市人民政府向梅某某颁发字第4XXX号《房屋所有权证》。补为全部产权后,大理市人民政府于1998210向梅某某颁发字第X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20001031,梅某某立下《遗嘱》,并经大理白族自治州公证处公证,作出(2000)大州证字第1001号《遗嘱公证书》,《遗嘱》载明:由张某英赡养梅某某,负责梅某某的生养死葬,若尽了该义务,房屋(字第XXXXX号)由张某英继承。20011228,梅某某去世。2002年,第三人向被告提出房屋变更登记申请,并提供字第X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水电十四局大理管理处房地产管理科出具的《证明》、(2000)大州证字第1001号《遗嘱公证书》、20021029水电保卫处出具的《户口证明》、20021028水电保卫处出具的《证明》。被告在房屋产权审查过程中,房屋状况栏,没有审核人签字;房屋共有人栏,没有填写内容,没有审核人签名;房屋四至栏,没有填写内容,没有审定人签名。20021029,被告将房屋的所有权人由梅某某变更为第三人,向第三人颁发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201212月,原告向大理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对该房产进行继承分割,大理市法院于2013121作出(2013)大民初字第12号民事裁定书,认为争议房产已经经过行政机关登记,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驳回原告的起诉。20132月,原告以析产纠纷另案起诉,大理市人民法院于2014311作出(2013)大民初字第203号民事裁定书,以原告的起诉违反“一事不二理”的原则,驳回原告的起诉。2014513,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告大理市人民政府于20021029向第三人张某英颁发的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2014626,原告向大理白族自治州苍洱公证处提出撤销(2000)大州证字第1001号《遗嘱公证书》申请。2014626,大理白族自治州苍洱公证处作出(2014)云大苍洱维字第2号《关于维持(2000)大州证字第XXXX号公证书的决定》,维持公证书的效力,不予撤销。

一审当事人各方提供的证据:

被告提供的证据:B1 《大理市私有房产申请登记审批表》、《大理市城镇住房制度改革职工补为全部产权申请书》、字第4XXX号《房屋所有权证》、字第X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存根》、《大理市城镇住房制度改革职工购房申请书》。证实原告诉请的房产(第XXXXX号),1998210登记的房屋所有权人为梅某某的事实。

B2 《房屋所有权登记申请书》、字第X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水电十四局大理管理处房地产管理科出具的《证明》、(2000)大州证字第1001号《遗嘱公证书》、20021029水电保卫处出具的《户口证明》、20021028水电保卫处出具的《证明》。证实原告诉请的房产已由本案第三人张某英以遗产继承为由,依法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

原告提供的证据:A1 《关于梅某某抚养及房屋产权的有关事项》。证明房屋的出资购买情况以及对梅某某赡养情况。

A2 大理市人民法院(2002)大民初字第77号《民事裁定书》。证明梅某某曾诉至大理市人民法院,要求张某某、张某华、张某英对其进行赡养。

A3 大理市人民法院(2013)大民初字第12号《民事裁定书》、(2013)大民初字第203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张某某、张某曾诉至大理市人民法院,要求以继承、析产分割诉争的房产。

A4 2014)云大苍洱维字第2号《关于维持(2000)大州证字第XXXX号公证书的决定》。证明原告向公证处提出复查申请,公证处维持公证书的效力,不予撤销。

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C  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

庭审质证及一审法院认证:原告及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B1组证据无异议,一审法院作为有效证据使用。原告对被告提供的B2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其中的《房屋所有权登记申请书》的合法性有异议;第三人对被告提供的B2组证据无异议;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提供的B2组证据中《房屋所有权登记申请书》具有真实性,应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依据,同时,证实在办理房屋变更登记过程中,没有审核人、审定人签字;B2组证据的其余证据材料,来源合法,具有真实性,能证明案件事实,应作为有效证据使用。被告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A1A2A3,缺乏关联性,对证据A4无异议;第三人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A1A2,缺乏关联性,对证据A3A4无异议;一审法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A1A2缺乏关联性,予以排除,证据A3A4来源合法,具有真实性,能证明案件事实,应作为有效证据使用。原、被告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材料C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原告对该证据的合法性有异议,应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依据。

3、一审判案理由

一审法院认为,《云南省城市房屋产权产籍管理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继承的房屋,分为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法定继承的,提交公证机关公证的继承文书。遗嘱继承的,提交公证机关公证的产权人遗嘱。第十七条第(十五)项款规定:继承的房屋,以公证机关公证的继承、遗嘱继承文书及载明的继承人认定。本案中,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的《遗嘱公证书》是公证机关公证的继承文书,但属于附条件遗嘱,要办理房屋变更登记,第三人尚应当提交其已履行《遗嘱公证书》确定的义务的相关证据材料,而被告在第三人提供附义务《遗嘱公证书》而没有提交已履行义务的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向第三人颁发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系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主要证据不足。同时,在房屋产权审查过程中,被告未尽审核、审定义务,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综上所述,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应予以撤销。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撤销被告大理市人民政府于20021029向第三人张某英颁发的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大理市人民政府承担。 

(三)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诉称:该案为行政案件,原审却适用民事法律,其已履行遗嘱义务,一审未同意其调证申请。原审审理程序、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错误,请求撤销原判,驳回二原告在一审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辩称:原审审理程序、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正确,上诉人的上诉无事实依据,请求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辩称:本案应先行民事诉讼,但提起的民事诉讼被驳回,导致权利受限才通过行政解决,一审程序有问题,但从解决问题出发,大理市人民政府尊重一审判决。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认证正确,确认的案件事实与二审法院查明案件事实一致,对一审确认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审理中,各方当事人未提供新证据。

(五)二审判案理由

二审法院认为,第三人向被告申请房屋变更登记,房屋登记机关未尽到审查义务构成其行政行为证据不足,应予以撤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正确。

(六)二审定案结论

二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作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负担。

(七)解说

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在案件的受理及处理上存在交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七条规定,除依照行政诉讼法和本解释外,可以参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进行审理,故一审适用法律正确。

原告与第三人因继承而引起的纠纷属民事争议,应按民事诉讼程序处理。行政机关在房屋的变更登记过程中应注意形式要件和实体要件的审查。《云南省城市房屋产权产籍管理实施细则》第十三条规定:继承的房屋,分为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法定继承的,提交公证机关公证的继承文书。遗嘱继承的,提交公证机关公证的产权人遗嘱。第十七条第(十五)项款规定:继承的房屋,以公证机关公证的继承、遗嘱继承文书及载明的继承人认定。本案中,第三人向被告提交的《遗嘱公证书》是公证机关公证的继承文书,但属于附条件遗嘱,要办理房屋变更登记,第三人尚应当提交其已履行《遗嘱公证书》确定的义务的相关证据材料,而被告在第三人提供附义务《遗嘱公证书》而没有提交已履行义务的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向第三人颁发大理市房权证下关字第(2002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系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主要证据不足。同时,在房屋产权审查过程中,被告未尽审核、审定义务,程序上存在重大瑕疵。故该案一、二审在认定案件事实、审理程序正确,在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审查上适当,被告房屋登记行为已违背相关法规,应予撤销。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